闲话诗歌

catkin
catkin
catkin
1312
文章
112
评论
2014-11-13
评论
510 次浏览

(2008-05-08 23:59:09)

记得张爱玲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诗与胡说》。印象深的是她引用过的几首诗句,现在依稀记得有:

“紫石竹你叫她片恋之花,

你说还是种片刻之恋吧……”

“妻在青菜汤里

觉出了生之凄凉”

……正如她的文章一样,绵绵的温暖里一股袭人的苍凉感。

上学时,杂乱的看过些文学理论方面的书,关于诗歌的定义异彩纷呈。

估计在中国被引用最多的是毛诗序的起源说。

记得有位国外作家说“诗是当自己对自己说话时,不小心被别人听说了去”。觉的挺好的,只不过会让人觉的诗歌是胡说。而让我看了兴奋不已的是我国大文豪郭沫若先生的一句话:“人类自从有了语言后,一种有明确意识的音乐便诞生了,那便是诗歌”。

一如郭老的文章一样,清新明快,让人读后口齿留香。

不知他们是先写出了诗歌,还是先有了诗歌的认识,这都不重要了。

也许以上的诗人,诗歌,你不喜欢,是片刻之恋,但总有一些是人类共有渴望,李白的“将进酒,杯莫停”,“长帆破浪终有时,直达云帆济沧海”,李义山的“心有灵犀一点通”,个人认为诗歌到了晚唐李义山这里,最为精美。

说了这么多,也说不清说什么是诗歌,就以自己胡写的这首《无题》,略为一观吧:

襟袖戏花雨,涟漪泛轻舟;

相望无相语,春怀意悠悠。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catk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4-11-13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