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想她吗

catkin
catkin
catkin
1312
文章
112
评论
2014-11-22
评论
718 次浏览

05年,我为了使异地的她知道我在想她,想可以造一心灵语言仪,当我想她时让她知道我在想她,她也是。同时,当我想时,我所想的直接就可以输出,我想她的样子,可以直接显现出来,我就不用画了。我想时,想说的话就直接可以变成文字,就不用再想过了再画时间再去用笔记下来,就算现在有手机可以随时记随时发,但也是事后补记不是直接心动就输出。后来在东北看《破门而入》易中天谈美学说,人是通过语言来思考的,你想清楚了就一定能说出来,你说你想清楚了只是没说出来,那其实是你没想清楚。这个语言不一定是文字语言,也可以是其他,比如对画家来说是一幅画,对音乐家来说是一个旋律,对武术家来说是一个招式,等等,就是表达思想的一种载体。罗丹说,最纯粹的思想出现时,一切的线条,颜色等都消失了,只剩下思想。也就是形式纯乎思想,如同一玲珑剔透完美无瑕的美玉酮体。

后来我想,这样也可以监控人的心念,计算善与不善,看看《太上感应录》是不是真的有天罚,可以通过考核来助人圣贤。

后来想这些都没意思。当你极想她时,自然的你就是一诗人,音乐家,画家,你自然的思念的语言就是诗,你画的她的样子就是画,你想着她的弹出来曲调就是音乐🎵。

“蝴蝶光

笼着花香

在年青的时光

拥抱了躺下了

她是睡着了

青仙”

“我把最美的诗

没有写给你

已留在了

开心的我

你眼眸里”

“弯弯柳丝

依依你甜甜微笑

轻轻和风

揉揉你晴晴脸颊

静静湖水

涟涟你娟娟丽影

人间四月天

最美是你焉”

你要是把这份思心用在学习工作上也是很厉害的。比如高中早读时,当大家都朗朗书声,你从众声中独独听出她的声音,你就以最舒服的姿势趴课桌上闭目养神悠悠的听着她的声音,并且可以南柯一梦她讀書的活灵活现的样子,你什么都记住了,因为这不是被动的单纯的背书,而是造境,在一个心的情景中真实的发生了,读书不是用口出声读的,是要读到心里,而你已经用心造一境了,用最美妙能量损耗最小的方式完成了。这在听课时也可以,当老师讲时,你可以同时闭目养神在脑海里呈现其形。以及用心放PPT一样。这就是心之境,今天看向华胜访谈说“虽然我是命理专家,但我不迷信,我是爱因斯坦的信徒,他说过,人做事如果要成功,在之前必须脑海中有画面。”这个陈凯歌在谈张国荣时也说过,他拍电影时,已经把演员的形象及如何演的样子都清晰的想出来了。以及艾弗森说他打球时把他在场上的情况已经形象的想象出来了,艾画画也是很好的。

徐复观在《游心太玄》里也讲过心是通过生理的作用来践形的。佛家讲万法惟心心外无物一切惟心造。前段时间我想我们创造的价值其实与我们所用的心力是相应的,呵呵,想起毛主席青年时写的《心之力》。想想吧,不要抱怨羡慕,想想自己究竟用了多少心力呢?程子曰:只心便是天。青仙曰:天落实在心上,心落实在身上,我落实在你身上,便是佛。

把你所想的真实的表达出来,这也是一种能力。若是以一种性感的方式人人所知的语汇表达出来,那更是一种境界。如:我是一口油井,你是一口水井;我用我的生命,释放你的生命;在驴头上死点处,抽到高潮。

当然现在科技研究的脑对脑传输,也有很大进展,未来也许我想她时,灵心一动,她就知道了。

青仙观《梁冬:人类正以进化的方式退化》思记。2014/11/22

最近我去江苏卫视录制了一个叫做《最强大脑》的节目。期间,我数次落泪,被其他人认为很没用。"梁老师,你又肿么了?”

但我不是为自己在哭泣,每一次我都为某个别人。我已不太有能力为自己哭泣了。

其中的一次是为一个小男孩,11岁,他记忆力很好,能够记住随机的一副扑克牌。他和他的弟弟一起上来表演。以前一直都是他作为哥哥带着他弟弟玩,结果在场上由于紧张,他发挥完全失常。他的弟弟表现很好。这个孩子在节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崩溃了。他用颤抖的声音告诉主持人说:“我记不住了。”然后结果就是一个很难看的失败。

我当时眼泪夺眶而出。原因是我看到了一个孩子可能因此这一辈子被套上了某一种心理阴影。本来他还是一个蛮自信的小孩子的。他的那种脆弱的小男孩的自信也许能够帮助他一直成长。突然一夜之间,他在他一直以来给予帮助的弟弟面前崩溃了。

他成为了一个失败者,甚至有可能是一辈子的失败者。这个节目播出之后,他的全班同学,全校同学都会看。他会活在所有人的同情和无关痛痒的勉励当中。

我相信,这对于一个年轻的小男子汉来说,无疑是一件很另人沮丧的事情。

当然,也许事情不那糟。如果这孩子足够幸运,他将来再受若干次打击,他亦有可能发展出对挫折的应激性。终于成为一个越挫越勇的人,那也不错……

但,我仍然会因为这一幕悲伤。

因为,我不仅是为这个孩子,更为这个时代难过。我们正在见证一种人类文明正在发生的事件,那就是,我们目睹着一些本来很正常的能力正在消失,正在变成特异功能。哪怕是在清朝,在民国以前,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十万的记忆力量都不是问题。郭沫若可以把整本《红楼梦》都背下来。并且随时从某一章开始背。很多人可以有轻功,在《消失的武林》里面也说到有人可以从天津飞奔到北京。还有很多人可以用两只手打算盘。还有很多人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今天被很多人冠以科学名词的左脑页,右脑页,前脑页,大脑页的特殊的能力。

其实那都只不过是人的一些正常能力。随着科技的发展,作为人,我们逐渐被阉割了。达人记忆力变成是一种特殊技能。因为我们的手机帮助我们记忆了大部分的电话号码。很快我们将不会写字,因为各种的语音输入会帮助我们。很快我们将不会开车,因为自动导航会帮助我们。很快我们将甚至不再会表达感情,因为当你有这样一个念头的时候,你可以在网上搜寻一万首表达爱情的歌词!

甚至我们不再会做饭,因为3D打印机会打印出一份在微信上广泛传播的东坡肉。

我们就是这样一代人,我们目睹着人类以进化的方式彻底退化。最终这个世界将只掌握在少数几个科技巨头和互联网巨头那里。这无疑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所以当我在哭泣的时候,我是在为整个人类这样的一种状况感到悲哀。

我希望我的儿子知道,正在发生的这一切,顶多就是发生在他爸爸,他以及他儿子这三代人之间。有一天你问我:“爸爸,什么是鼠标?"一一一我就知道,世界已经无可挽回地在加速变化了。

我没有办法用进化还是退化来解释,也许人类会进化出一些新的能力,新的特技,一些新的品格。

但是,作为最后的莫西干人,我遥望着这一些被人类萃取发展那么多年所保存下来的语言,心智,情绪,以及身体地种种表达方式正在成为一种远古地记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catk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4-11-22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